意林多则

转载 网络  2017-12-01 21:49:03  阅读 417 次 评论 0 条
摘要:

作者:    来源:挺直了走路作者:周成林  犹太作家普利莫·列维在《奥斯维?#21015;?#23384;记》中写道,他进了奥斯维辛,万念俱灰,觉得每天用脏水清洗自己的身体毫无意义。一天,他见到一位同为囚犯的前奥匈帝国军人,年近五十,上身赤裸,就着脏水,虽然效果甚微,还是起劲擦着脖子与肩膀。这位德尔过铁十字勋章的一战军人给列维上了一课:正因为集中营会把人变成野兽,我们一定不能成为野兽。我们是奴隶,毫无权利,受尽侮辱,必定要死,但我们还?#24184;?#31181;力量——拒绝认命得力量。所以,我们没有肥


作者:    来源:



挺直了走路

作者:周成林

  犹太作家普利莫·列维在《奥斯维?#21015;?#23384;记》中写道,他进了奥斯维辛,万念俱灰,觉得每天用脏水清洗自己的身体毫无意义。一天,他见到一位同为囚犯的前奥匈帝国军人,年近五十,上身赤裸,就着脏水,虽然效果甚微,还是起劲擦着脖子与肩膀。这位德尔过铁十字勋章的一战军人给列维上了一课:正因为集中营会把人变成野兽,我们一定不能成为野兽。我们是奴隶,毫无权利,受尽侮辱,必定要死,但我们还?#24184;?#31181;力量——拒绝认命得力量。所以,我们没有肥皂?#33046;?#39035;用脏水洗我们的脸,用我们的?#36335;?#25226;自己擦干。我们必须把鞋擦亮,不是因为规定如此,而是为了尊严与得体。我们必须挺直了走路,不是向普鲁士的纪律致敬,而是为了继续活着,?#28784;?#24320;始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《?#25103;?#37117;市报》)

不同,是为了相爱

作者:林琇琬

  黑人计程车司机载了一对白人母子,小孩问:“为什?#27492;?#26426;伯伯的肤色和我们不同?”

  母亲答:“上帝怕世上只?#24184;?#31181;颜色太单调,所?#28304;?#36896;很多颜色的人,让世界?#22836;祝?#35753;大家能相爱。”

  到了目的地,计程车司机坚持不收车资。他说:“我小时候曾问过母亲同样的问题,母亲说我们是黑人,天生注定比别人低一等。若当时母亲可以像你一样说出爱的话语,我一定会有不同的成就。我不收你的钱,希望你能时时告诉别人,不同,是为了相爱。”

  我们面对和我们不同的人和事物,最初的态度通常都是排斥,但这只会造成任何人之间更大的?#21482;?/p>

  其实,接受一个人,便能学会一?#20013;?#30340;人生态度;接受一件事,便能丰富自我的人生。试着去接受不同,所有的不同都是在教我们如何相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《讲义》)

一粒沙

作者:李广田

  有这么一个传说。

  ?#24184;?#20010;人,他做了一世的?#27599;汀?#20182;每天都在赶路,他所走的路就是世界上的路。他很不幸,一开始便穿了一双不合脚的鞋子,这使他走起路来总不能十分如意。而且走了不久,他的鞋便挑进一粒?#22330;?#36335;既是世上的路,而这世上?#30452;?#22320;是沙?#31890;?#36339;进一粒?#24120;?#26412;也极其平常。可是这以后,他的?#35856;?#23601;更困苦了,那沙?#24189;?#20182;的脚,使他走一步,痛一步,你想,假如鞋?#27704;?#27809;?#24184;?#31890;?#24120;?#37027;该是多么愉快呢。不错,这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,?#28784;?#20570;下来,水滨也好,山脚也好,把鞋子脱掉,?#28784;?#25238;,便可抖出那粒磨脚的沙子。然而他不能。他赶路赶得很急,每天都担心日落西山时赶不到个?#28201;洹?#22825;晚了,他住下来,他疲乏得厉害,还不等脱去鞋子,他已经?#33080;?#22320;入睡了。而?#35801;?#26085;,天未?#20102;?#20415;急忙起程。年月久了,那痛楚之?#24184;?#35768;与日俱减,但每当与明日同时醒来,望着那永久新鲜、永久圆满而又光明的太阳,而自己开始又走上一日之程时,那起初的步伐总也是痛苦的。他就这样走着,走着,一直走到不能再走,走到最后,走到死。他死了,人家把他脱得精光,?#27604;灰?#33073;了他的鞋子。人们搜索他的衣袋,衣袋?#24378;?#30340;。人们抖擞他的鞋子,一粒沙落在地上,那沙子形体微小,滚圆如珠,落地作金石声。那小小沙子黯然有光,仔细看时,上面隐隐似有纹理。据后来人说,那?#25104;?#23454;在是几个字迹,但年代久远,没有人知道那字迹说些什么。又过了些年月,连那粒沙子也不知去向了,对于那几个无人懂得的字迹也就更觉得关系重大,既不可得,也就弥觉?#19978;А?/p>

  这传说并不见于载籍,只?#36824;?#26377;人曾经这样说过。可是那曾经说这传说的人却还遭了反驳。

  “这传说是一个胡说,我不相信有这样的事实。”

  那个反驳者这样质问,可是反驳者所得到的却只是沉默。反驳者觉得?#36824;?#24471;意,就又进一步反驳。

  “傻?#24076;?#19968;个人放着安闲的日子不享受,为什么要到处乱跑?这是走路,又何必紧?#24076;?#20687;我饭后散散步,水滨林下,随意溜达溜达,也极合卫生之道。而且,走路就要拣那好路走,为什么要自?#34915;?#28902;呢?”

  这次他所得到的不再只是沉默了,因为他只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不见人?#22467;?#37027;个说传说的已经走远了。

  所以,我也不希望有任何辩?#25285;?#22240;为我只替他个说传说的再说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?#24230;?#22806;》)

铅 笔

作者:于坚

  我少年时期不?#19981;?#38085;笔,因为受到周围的?#25345;职?#31034;,铅笔只与?#23383;傘?#23567;学生、愚蠢的错误有关。我不?#19981;?#22312;我的生命中?#24184;?#22359;擦子,?#40092;?#35201;求的是卷面整洁,我的梦想是得到一支?#30452;剩?#25105;以为使用?#30452;?#26159;文化水平高的象征。在我够资格用?#30452;?#20043;后,看见用铅笔吃力地写字的人,潜意识还会觉得这个人还在脱盲的时代,觉得他笨。我虽然用过不少的铅笔,但我?#28216;?#20307;验过它,我只是想赶快把它用完,好在下一?#20301;?#31508;的时候我的笔会换成一支?#30452;省?/p>

  昨天,一位朋友来看我。在昆明的阳光中,他用一种缓慢的语调,像真正用修长的?#31181;赶?#30528;一支铅笔那样的语调,和我谈起他对铅笔的热爱。面前并没有铅笔,但他的叙述令我感到?#24184;?#21482;漂亮的铅笔正在纸面上轻盈地划过,像是20年前在滇池的水面划过的?#28784;?#36731;舟。

  他说,铅笔是一种有生命的东西,它会变化,会破碎。它不是一成不变,它可以更改。你可以慢慢来,错了,再擦掉。它在变短,而你的字迹在延长,你的精神活动成为一种物?#24066;问健?#20320;留下了痕迹,而物却消失了。或者说,物消失了,成为另一种东西,在你的纸上,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存在下去。轻巧的、没有害处的死亡,?#35272;?#30340;死亡。一支铅笔死去了,而另外的东西又在这死亡中诞生。一方面是缩短、消失,另一方面是诞生、延长。并不是较量的结果,而是一个传递的动作,?#28216;?#21040;文字。

  犹如一支铅笔,把智慧传递给我。说罢,他就回去了。

  我重新开始使用铅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《于坚思想随笔》)
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可能被您的浏览器误拦截了!请添加www.tehvd.tw为白名单即?#19978;?#31034;全部内容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ehvd.tw/index.php/post/2316.html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作者个?#26031;?#28857;,不代表无忧岛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版权声明:本文为转载文章,来源于 网络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(本栏?#35838;?#26174;示内容?请点击了解详情)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?#36763;?#35328;,还不快点抢沙发?